校园信息平台 校长信箱
xzxx@cass.org.cn
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社科大要闻 > 正文

社科大要闻

南京大学文学院苗怀明教授为我校带来线上《红楼梦》讲座

2020-04-18

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主办的《忏悔与纪念——红楼梦漫谈》线上讲座于417日圆满结束。本次讲座有幸邀请到了苗怀明教授主讲,我校人文学院副教授井玉贵主持。苗怀明教授是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,教授,博士生导师;兼任中国俗文学学会会长,古代小说网微信公众号创办人和主持人。当然,这些头衔不足以说明苗教授的学术造诣,井玉贵老师在开场白中从学术研究、学术著作等方面为大家介绍了苗教授,并且指出苗教授的讲座选题新颖,充分调动了大家的兴趣。

3BEFB

讲座一开始,苗教授开宗明义,指出本次讲座旨在阐明“《红楼梦》到底写了什么”这一问题,并提出《红楼梦》其实是一部将反思与纪念有机结合的“忏悔录”。苗教授指出,当下红学研究对于“《红楼梦》到底写了什么”有着诸多误解:许多学者认为《红楼梦》表达了反封建、反礼教的思想,并对《红楼梦》在思想和艺术上的成就无限拔高;有些研究者认为《红楼梦》表达了“反清复明”的思想,其中不乏蔡元培、潘重规这样的大学者。苗教授犀利地指出,这些观点都有一个通病,那就是将现代人总结出来的一些思想套到《红楼梦》上,并提醒我们:“谁说了也不算,只有《红楼梦》的作者说了算”“学者们只是提供可能性,还需要你们自行选择”。

302B

(图片来自网络)

随后,苗教授指出了《红楼梦》与其他三部长篇古典小说名著相比所具有的独特之处——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西游记》都是开篇即叙事,而《红楼梦》在开篇却讲述了作者的创作动机。苗教授展示了《红楼梦》第一回中的“当此,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,锦衣纨袴之时,饫甘餍肥之日,背父兄教育之恩,负师友规谈之德,以至今日一技无成、半生潦倒之罪,编述一集,以告天下人:我之罪固不免,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,万不可因我之不肖,自护己短,一并使其泯灭也”,分析解读其中的“我之罪”和“不可使其泯灭”,证明了《红楼梦》的创作动机——忏悔和纪念。

接着,苗教授提出了解读《红楼梦》主题的四个关键词:家族、爱情、青春和生命。

3FF7

(图片来自网络)

在家族层面,《红楼梦》不同于《杨家将》这种讲述家族团结一致对外、守护家族荣誉感的小说,反而更像《金瓶梅》,着重讲述了家庭内部的矛盾。虽也有家族荣耀感的体现,但更侧重展现家族如何从“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”到“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的过程。苗教授赞同俞平伯先生所说“《红楼梦》带有自传色彩”,并认为要理解《红楼梦》的主题、理解曹雪芹为何要忏悔和纪念,就必须了解曹雪芹的家世。紧接着,苗教授用翔实的资料和深入浅出的讲解,展现了曹氏家族从兴起到衰败的全过程,在此基础上提出,曹雪芹是人生“逆行者”,他亲历家族从大富大贵到沦落的过程,家族巨变赋予了他无与伦比的创作激情和感情体验,正所谓“苦难摧毁了一个百年望族,也成就了一个伟大的作家”。

苗教授指出,在《红楼梦》中,曹雪芹表达了对家族的深厚感情:对家族基业的自豪、对家族破败的惋惜、对家族内部弊端进行批评。除了深厚的感情,曹雪芹对家族的描写还带有反思色彩,《红楼梦》其实全方位地揭露了家族内部的各种弊端,无论是上层的“老爷”还是底层的小厮、丫鬟、婆子,“每个人都是有罪的,每个人都要忏悔”。苗教授提出了“贾府命运共同体”的概念,并通过对比探春和贾琏等人尖锐指出,“有资格负责的人毫不在意、醉生梦死,无资格负责的人却在深深忧虑”,深刻揭示了曹雪芹的失望乃至绝望之情。苗教授还指出,无论《红楼梦》还是历史,家与国都跳不出“富不过三代”这个怪圈。

在爱情层面,苗教授认为,《红楼梦》在爱情描写方面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超越此前小说所写的形貌之爱、才情之爱,上升到了知己之爱。《红楼梦》逼真地描写了爱情的各种复杂形态,也描写了形形色色的爱情和婚姻,其大多以悲剧告终的结局,折射出社会的病态。

《红楼梦》不仅为爱情唱挽歌,也为青春唱挽歌,书中不仅写了青春的美好,更着重写了青春的短暂以及由此引发的痛苦。苗教授指出,这种矛盾并非仅仅为作品所有,它反映的实际上是人类的一种永久的困惑。

至于生命,像宝黛二人,深知生命的残酷无情,并为此苦痛、挣扎,但这不仅是宝黛二人陷入的困境,也是作者、人类不可解的难题。作者找不到答案,但通过文学化的描写、以无奈和伤感的笔调,十分真切地揭示了人生的这一重大问题,表达了自己的思考和困惑。这正是《红楼梦》的深刻之处。

苗教授从理解《红楼梦》的主题入手,在批驳一些错误观点后,阐明了理解《红楼梦》的四大关键。深刻又不失幽默的讲解让同学们深深折服,新颖的观点也让同学们连连表示赞同,两个半小时的讲座结束后大家仍意犹未尽,踊跃提问,本次讲座在热烈的交流和讨论中落下了帷幕。